欢迎您的访问!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香港挂牌之全篇最完整 >

從通訊員到記者——理想終成現實

发布时间:2019-07-08 点击数:

  六合马会开奖结果,但許多努力—不論是到報社還是到電台,不論是在地區還是到省級新聞單位—到最后,都因所在單位不放行和其他原因而落得一場空!

  80年代初,我的言論《不妨一試》和通訊《哈播哈尼族的先行者》先后上了人民日報。一個通訊員的稿子上了最大的黨報,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喜事!

  此后,拉開了我這個地處雲南邊陲的“准記者”,稿件紛紛被《人民日報》、《人民日報海外版》、《半月談》、《瞭望周刊》、《經濟日報》、《農民日報》、《中央人民廣播電台》、《中國婦女》、《民族畫報》…採用的序幕。

  后來,我的一些文章開始在國家級報、刊、台獲獎。並連續三年被《中國記者》、連續7年被《半月談》評為優秀通訊員。照片獲《中國記者》優秀獎、雲南報業二等獎﹔五篇通訊被半月談評為年度好稿……

  我對“准記者”採寫新聞稿之艱難,印象最深的是那年河口開關:應邀而來的省內外大報小報記者亮証后,一個個優先通過了中越大橋,去越南採訪,而我這個地區黨委宣傳部的人,卻隻能望橋興嘆,錯失了許多採訪良機!

  后來我雖然混了過去,所拍照片《接軌處的握手》在《中國記者》雜志月賽中獲了獎,但許多“土八路”的難堪令人終生難忘。

  經過多年不懈的努力和追求后,上世紀90年代,所在單位終於同意讓我調到紅河日報工作,當上了名正言順的記者。

  改革之初,大家都摸著石頭過河。我在開遠解放軍化肥廠採訪中發現廠長很有魄力,做了許多同傳統觀念背道而馳的改革,比如說,他剛上任就炒了8個在其位不謀其事的高級工程師的魷魚﹔“目無領導”先斬后奏搞了許多技改……

  在大家紛紛告狀,上級主管部門派人來調查的同時,這個企業迅速走出困境,越來越紅火。

  我以“發展才是硬道理”為准則,寫了《申大膽治廠》的通訊,謳歌了他提著烏紗帽根治痼疾,促使企業在競爭中騰飛這一壯舉。

  還有,能用手中這支筆為群眾疾苦呼吁,使一些久拖不決的問題得到有效解決,也是一件快事。

  患小兒麻痺后遺症的黃紅偉,連續三年以高分超過了重點大學錄取線,卻每次都被各大學拒之門外!

  我感到這不僅僅是一個殘疾人的事情,而是整個社會對殘疾人求學的態度和舊觀念需要盡快改變。我放下手中的工作為他奔走呼吁,爭取到了他所在縣和地區領導的支持:派人專程到雲南大學聯系。可是,大學一位副職答復得很干脆:第一,目前沒有先例。許多身體健康的學生都不能進大學深造,根本不可能把殘疾人招進重點大讀書﹔第二,國家花巨資培養學生的目的,是為了讓他們學好知識,將來更好地建設祖國。如果把這有限的資金花費在殘疾人身上,目前還做不到。

  我明白這是當時大學招生中的共性問題。因為涉及到高等教育制度改革,大家都鞭長莫及。這就是幾十年所積累下來的又一個弊端!

  我分別寫了一篇新聞稿和一篇內參,題目都是《難道他今年還要落榜嗎?!》特別是在內參裡,我十分詳細地反映了他再三受挫卻又矢志不渝的情況,提出了我的看法,其中還有向舊的高等教育制度挑戰的內容。我的觀點是:不論從培養有用人才的角度、從人道的角度,還是從社會主義大家庭的角度出發,人民的大學,再不能把勤奮努力,品學兼優的殘疾人排之門外!

  稿子見報后,在社會上引起了強烈反響,一些領導同志看到內參后,分別在上面作了批示。在他們的親自過問下,以及社會輿論的關注下,尤其是在雲南大學敢為人先的大力支持下,一九九七年高考后,這個建水農村的殘疾青年拄著他朝夕相伴的雙拐,順利地進入了雲南大學專攻數學。現在讀研即將完成。

  他還通過在一個電腦公司兼職搞軟件開發,靠勤工儉學,保証了自己繼續深造的生活費。

  最令記者驚訝的,是事隔十年后舊地採訪時,許多人居然還記得記者當年所寫稿件中的許多章節和具體用詞:“你就是寫陳連虎‘戴著酒瓶底般厚的近視眼鏡…’的那個記者!”

  —而這些,包括主人公的名字和他的先進事跡,因為事隔十年,就連記者自己都記不清楚了。

  當然,當記者也十分辛苦,連續半個月泡在政協會和人代會裡搞報道,從會議進程追蹤報道中的嚴肅性、權威性和活潑性,到領導名單排列順序的規范性,都不敢有絲毫懈怠﹔在高寒山區的冬天裡,坐在貨車車廂上去採訪,到達目的地時,凍得沒法下車,又連話都說不出來﹔坐手扶拖拉機下鄉採訪中,車頭突然脫鉤,車廂裡的人像跳水運動員一樣,一個插頭栽在地上﹔在崇山峻嶺中長途步行採訪,跋山涉水中,同泥石流、同干螞蝗和毒蛇爭道,常常嚇出一身冷汗……

  的確,當記者有苦有樂。而一旦矢志獻身黨的新聞事業,那其中的樂趣就無窮無盡。